Ming-Zhe

活在当下

定这么一个题目其实有点傻,这篇文章主要想说的,就是通过对一百多年前当时中国几个重要的人物角色的分析,找到一些对我们现代人的一点点启发。不错,说的就是晚清那一票子重要大臣。

李鸿章

在李鸿章活着的时候就已经挂上这两个大的帽子了,一个是“汉奸”,一个是“误国权臣”。但是从我们现在回头看100多年前的这个问题,客观的讲,真要给李鸿章按上这俩帽子,其实是有点不公平的。在这一点上,是个明白人都清楚的很,也和今天我们要说的主题有点不符,不多说。就记住一点吧,李鸿章还是很不错滴。

丑闻

再来说说李鸿章的丑闻,在当时来讲,老李也已经算是当时的高富帅了。但是在国际场合里,经常就把老土的一面给露出来,留下各种笑料。比如美国现在还有一道菜,叫李鸿章杂碎,因为他当时吃鸡嘛,直接用手而不用餐具什么的。美国人看着也没办法,为了外交礼仪也只好学他用手,后来就干脆把西餐中餐炖一起,发明了这么一道菜,据说现在纽约的餐馆还有这道菜。

像这样的丑闻也是多了去了啊,当时俄国主要和李鸿章打交道的维特伯爵后来写回忆录的时候就说“李鸿章可能在他们国家算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了,但是在我们国家人民的眼里,他是没有文化的”。在李鸿章死后两个月,梁启超还给他写了一篇传记,叫《李鸿章传》。里面有这么一句话“我敬李鸿章之才,惜李鸿章之识,悲李鸿章之遇”,意思就是说,李鸿章你很有才能,但是我很可惜你的见识不够,也很为你一生的遭遇感到悲哀。

愚人船

这个话当然可以这么说啊,也确实像我们现在人看到的一样,不过在我们说出这样的评价的时候,是不是缺少了一份谅解呢?什么叫“识不够”呢?每个人都是在具体的经验中,具体的传统中和具体的境遇中,作为一个外面的人,不管是敬也好,悲也好,惜也好,这都是旁观者的角色。一旦我们置身到他的境况中,遇到的全部是每一刻最具体的选择。这可不像从现在回过去看李鸿章,你们改革啊,你们维新啊,说当然好说,可就是眼前这一小步遇到的这最具体的一个决策,怎么搞。这可不是说造这造那,推动市场经济,马上国家就繁荣了,具体的人有具体的难处。包括这个梁启超,后来民国的时候也当过司法总长,财政总长,结果呢,文章写的好,干政治干得一塌糊涂嘛。

这里就想到一个寓言,叫愚人船。有这么一种船,船舱密闭驾驶这艘船的所有一起都在这个船舱里。一个陌生人,走进这个船舱里,一片漆黑,只能靠一点点的摸索搞出星星亮光,慢慢的学会怎么操作这个船。这个时候,他仍然被封闭在这个船舱里,得不到外面的信号。而船甲板上有一帮人很清楚啊,必须往哪边开,哪边有礁石,但是喊破喉咙,船舱里的他也听不到。他也很着急,突然撞到东西剧烈的晃动,他也想把船开好。这里就非常像我们今天和李鸿章对话的困境。

今天我们就是想说一下,就在这样一艘愚人船上,就在这样一种前景不分明,现状很纠结的情况下,李鸿章是怎么干的,而他的干法,对于我们今天的人,有什么启发呢?

对比

单独拉出来说一个人很没有意思,我们通过对比的方式,来进一步诠释我们想要阐明的理念。下面就把下面这两尊给请出来晒晒。

左宗棠

左宗棠了不得了啊,湖湘大才子,早起参加镇压太平天国,后来又带兵收复新疆,战功卓著。

但是,这人有个毛病。他一生都生活在自己过去的辉煌历史和人情恩怨中。他跟曾国藩有恩怨,当年西征的时候,每天升帐之后,跟将领们三言两语就岔到骂曾国藩的话题上去了。后来西征结束,新疆也收复了,在北京恭亲王这边一听,哎呀,左宗棠不得了啊,人才啊,咱爷们儿把他弄军机处来得了。没想到这可是请神容易送神难,这哥们儿一天坐在朝房里就是吹嘘自己西征的战绩。后来实在受不了了,把左宗棠外派当封疆大吏去了。所以左宗棠就出了军机处,去两江当总督。到总督任上还是这样,不管来了什么客人,三言两语他老人家就有本事转到两件事上,第一,西征,我多牛,第二,曾国藩有多坏,开始骂。从早骂到晚。搞的客人事没办,第二天还得来,接着又是一天。左宗棠的晚年基本就这样过的。

反过来我们再看李鸿章,李鸿章就不一样,他虽然有敌人,也有恩怨。但他从来不沉在里面无法自拔。比如说,李鸿章和曾国藩就曾经闹过矛盾。李鸿章曾经有段时间入了曾国藩的幕府,和湘军一起打仗,给曾国藩起草一些奏折。后来在跟太平天国作战的时候,曾国藩不顾李鸿章的反对硬生生的执行一项决策,还把李鸿章赶走了。后来证明李鸿章确实是对的,这个时候曾国藩缓过劲来了,就给李鸿章写信,希望他回来。李鸿章接了这个信,做好安置,就回到了曾国藩的大营。所以后来也才和曾国藩形成了这种师徒父子的关系。曾国藩一生有一句非常重要的名言,“办大事,第一是找替手”。他也就找了李鸿章这么一个替手。

张之洞

张之洞河北人,也是一个词臣,文章写的好,跟慈禧太后关系紧密。同样的要开始说他这个人了。

张之洞虽然没有左宗棠那个老往后看的毛病,他往前看的时候,却经常给自己设定一个特别宏大的目标。至于能不能办到,不管。张之洞有一个好处,就是不贪污,特清廉,甚至还在自己府衙的后面开片菜园子,自己种田。这就要看怎么去理解贪官清官的问题,有的时候,清官比贪官还要可怕。贪官嘛,无非就是贪点钱,但他毕竟要找各种机会让钱生出来,他贪一点。清官不一样,清官就仗着自己不贪钱,带有强大的道德正确感,甚至胡作非为。张之洞就是这样,他在湖广总督任上听说要办洋务,琢磨着这事是好事,那就办啊,然后就办了一个汉阳铁厂。于是,汉阳铁厂就在规划不清楚,路径不明确,技术不成熟,市场不知道的情况下,仓促上马。上马之后,亏的一塌糊涂,最后底儿掉。后来把汉阳铁厂救回来的还是李鸿章的一个小兄弟。

除此之外,张之洞还有一个毛病,就是对未来永远怀着一种小心谨慎的恐惧。当然,这也不能全怪他,这也是他在风涛险恶的官场里的一种生存法则。比如说,戊戌变法的时候,张之洞的表现就很让人齿寒,他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好的投机机会,所以干了几件事,第一、想方设法把自己的一个叫杨锐的门生安插到四京卿,(和后来被杀的戊戌六君子中的杨锐是同一个人),也就是说,搞改革,这里得有我的人。第二、改革我得支持,但是怎么支持呢,这个时候就开始绕弯了,你们改革不是要办会吗?我捐钱,但是入会这事,别写我名,我不入会。永远是这种首鼠两端的态度。包括后来,他发现维新变法已经感觉有点味道不对了,于是赶紧写了一本书,叫《劝学篇》。张之洞的《劝学篇》在中国近代学术史上是有非常高的地位的,这一点上我们要有一说一,有二说二。可是如果你回到这本书当时的背景,就确实像前面说的,齿寒啊。他这本书里就说到一个意思维新变法就是要用新的方法,维护祖宗的纲常。中学为体,西学为用嘛。这样以来,变法一旦失败,自己也是胜利方的中流砥柱啊。

总得来说,张之洞这个人,对于未来,他确实是一个眼光很超拔的人,是可以看到未来的。但是你会发现,当他面对未来的时候,他是有两种心态,第一种贪婪、第二种恐惧。

同样的,我们再回来对比李鸿章,他这个人从来没有什么伟大的规划,也从来不提什么伟大的设想。他搞洋务运动跟张之洞完全不一样。没有一上来就是巨大的动静,而是一步一步的往前拱。最著名的就是他修铁路的例子。很早的时候,李鸿章就曾经提起过要修铁路的事,苦于当时各种舆论压力,没人能主持这么一个项目,慈禧都不敢牵头干,所以提议就搁置了。五年后,他又提出来了,这一次他是让一个手下叫刘铭传的人提了出来。这一次的结果是,太后拿不定注意,让各位大臣商量。这也给李鸿章一个信号,“老太后不是反对,是让大家商量,说白了,老太后是站在我这头,试探大家的意见啊”。于是他偷偷摸摸干了一件事,在唐山的煤矿修一条唐胥铁路,运煤用。为了堵住众人的反对声音,火车都不要火车头,就铺了铁轨,让驴拉火车。后来又各种公关,很快就装上火车头,也慢慢的被大家接受了。甚至后来,还在宫里给慈禧太后修了一条铁路,没有火车头,一堆太监拉着走的。这样一来,铁路的阻力瞬间变小了。

到这你基本就发现了,李鸿章在这里面,他都是随时改变方案,从来没有激进的口号,只要发现哪好像松动了一点,他就往前拱一点,也就是用这种日拱一卒的方法,推动着中国的进步。

总结

刚刚对比了两个人,一个人沉浸在历史里,一个人对未来充满了贪婪和恐惧。而唯独李鸿章,既不跟历史叫板,也不跟未来较劲,简单的说就是活在当下。这可能也就是李鸿章给我的最重要的启发。

延伸思考

说到这里,历史方面的内容也基本写完了。剩下的我们将从历史上学到的东西尝试着用到我们现在人的身上。

现在很多人,在办公室打工的人,心里就可能会很不爽,觉得工资也少,也没有什么前途。然后就有可能生出很多妄念出来。如果说,每天想着的就是自己现在跟上一份工作相比少了什么,遇到什么什么不如意,还不如之前怎么怎么样。这就是上面说的左宗棠的教训。如果说,天天想着我要创业,我要有一个什么想法,我要拿风险投资,对不起,这也许就犯了张之洞的毛病。

这个时候,我们想一想,是不是可以更多的学习李鸿章的某些做法,不单单是活在当下,更重要的是利用好现在资源,做一件在现在这个岗位上最漂亮的事。这不仅会在现在的岗位实现应有的价值,更重要的是,这样做的同时也在打造自身品牌。让下一个能够赏识你的人看到这一点,机会就有可能自己找上门来。其实李鸿章就是这么办的,他后来在国际上的也算是声名浩荡,1896年,中国战败,但是李鸿章在环球访问的时候,在各国都受到了极高规格的接待和礼遇。尤其是到美国,都快把他捧到天上去了,就是这么一个战败国的老头子,你会想,为什么呢?因为李鸿章就办一件事出了名,导致全球都知道,李鸿章是中国办洋务最棒的人,是中国睁眼看世界看的最远的人。这个品牌树立起来了,整个市场就都认他了。

为什么这样做在这个时代愈加重要,因为我们正处在一个时代变化的惊涛骇浪之中,我们今天所处的这个时代,和一百多年前,李鸿章所处的那个时代其实差不多,都是愚人船,我们在船舱里都不知道未来怎么样,也没有人隔着船舱的甲板告诉我们应该往哪里走。我们这一代人也都是趟着水往前试探这走。就像去年,诺基亚卖给微软,最后一次新闻发布会,他们的老总有一句话,很让人心疼,他说,“我们其实也没犯什么错,但是不知道怎么就输了”。这就是这个时代的特点,过去的很多经验不管用了,对未来的预测基本也都是瞎扯。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学习李鸿章,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当下,不管过去,不管未来,做当下最该做的事。

最后引用胡适先生的一首诗,做了过河卒子,只能拼命向前。




爱生活,爱技术。
愿结识各路小伙伴。
找到我:

微博:http://weibo.com/afmz

Github:http://github.com/Ming-Zhe

E-mail:law.gravitys@gmail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