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ing-Zhe

“大国空巢”

挑来挑去,来聊一下计划生育这个问题。很有意思的一个话题,市面上有一本书叫做《大国空巢》,讲的就是这个问题,在这里我觉得很应景,正好把题目借来用一下。

计划生育对不对?

如果站在人类观察外在世界的“直觉”的角度上,计划生育那肯定是对的。我们可以假设一个情景,一个科学家在一个培养皿里滴几滴营养液,抓来几个细菌放里面。这细菌一下子跑到一个丰衣足食的温和环境里,肯定高兴坏了,开始玩命繁殖,然后种群数量就成指数级增长。这个时候,站在培养皿外的科学家心里很清楚啊,真的是no zuo no die啊,生什么生啊,就这么几滴营养液,很快你们就会灭绝啦。

联想到我们人类,我们知道只有一个地球,资源有限,生到最后不是和培养皿里的细菌一个结局吗?我们不应该傻到最后落得细菌和老鼠的结局,不能亲手制造大规模的人道主义灾难,要用我们强大的理性思维来控制我们的人口总量和生育节奏才对嘛。所以,这一套想法其实就是最初计划生意政策的最重要的理论基础。

可是这套理论基础,如果我们放到工业革命之前那肯定是对的。因为当时人们所面临的情况就是有一道所谓的“马尔萨斯陷阱”,解释一下,就是人类所有的财富增长不能转化为别的东西,跟老鼠一样,最终就是转化为人口。所谓的繁荣,就是人口的增加,每一个单个人的生活水平并不因为繁荣而提升。可以想象,这几乎是古今中外的通理,中国从战国末年一直到清朝前期,其实劳动生产力水平没有多大变化,每个人的生活水平也几乎就那样。所谓的盛世,就是人口多嘛,所谓的乱世就是人口少嘛,各种战乱死的不剩下几个,然后从头再来。这几乎就是这么长一段时间的中国历史。所以,从单个人的角度来看,这个历史是停步的,似乎没有什么进展。欧洲也是一样的,13世纪整整一百年的风调雨顺,结果就是人们在家生娃,单单英格兰地区就从200万人口增长到500万人口。但结果呢,大自然承受能力有限,粮食系统非常脆弱,一旦有个风吹草动,直接打回原形。很多人说13世纪这一轮繁荣的结束是因为黑死病,其实,这并不全是。黑死病是1330年左右才在欧洲爆发,实际上在14世纪初北欧3年连续的大暴雨已经导致欧洲北部的小麦绝收,这个时候,人口已经停止增长了。当时欧洲的惨状这里就不多描述了,跟中国古代遇到的慌灾情景都是类似的。所以那个时候的繁荣,只能转发为人口,而人口最终又会被打回原形。我们不难对比得到,人类和老鼠这不是有着共同的命运嘛,于是在1798年的时候,著名的马尔萨斯发表了那本著名的《人口论》,它里面各种理论其实就是在告诉我们一个道理,那就是人口的增长是成指数级的,而粮食增长是线性级的,怎么能用线性增长的粮食来喂饱指数增长的人口呢?

这一套理论在过去这200年间,那可真是深入人心啊。你可不要以为计划生育是中国人的专利,计划生育是一个政策的执行措施,而它的理论基础是全世界都接受的。

但是

上个世纪60年代之后,大家突然发现,情况变了。不管是什么文明,什么文化,在什么地点,用什么样的制度,全世界统一的人口出生率猛降。像孟加拉、印度等国,都是从原来的每个妇女生六、七个孩子一直降到了两点多个孩子。说白了,就是不实行计划生育政策的国家,也出现了人口出生率猛降的事实。这是为什么呢?

后来很多人去研究这个问题的原因,人们发现居于第一位的原因竟然是儿童死亡率下降。其实想一想,我们也可以理解,对于一个家庭来讲,如果我生的孩子,生一个死一个,那怎么办?我应对这种不确定性的风险,唯一的对策就是拼命生。现在的阿富汗还基本是这个情况,孩子的死亡率在15%以上,他们的每一个妇女平均生孩子就在7个以上。旁边的尼泊尔,虽然一样穷,但是他的婴儿死亡率在被控制在了5%一下,所以尼泊尔的妇女就不怎么生。

第二个原因,就是有钱了嘛,全世界经济在过去几十年里是增长的。要知道生孩子这个事情,对于一个家庭来说,从某种角度上来看,可以看作是一个“消费品”,如果是穷,没什么别的消费品可买,那就生娃呗,反正多一个人多双筷子。可是一旦有了钱,他就有了其他的消费品可买,尤其是奢侈品作为替代的消费品。而且往往家里越有钱,养一个孩子所花费的代价就越大。今天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生一个孩子所带来的代价,跟30年前在农村生一个孩子相比,那差距太大了。所以这种消费品,人们越有钱,反而越消费不起。

第三个原因,妇女解放运动,之前的女人在家,夫权为大,自己也没什么太多的办法。现在女性在社会上的地位完全不同,谁在家天天给你生孩子玩。

最后,城市化。在农村的时候,农民伯伯一算账,多生一个娃,没准5岁的时候就能到田里帮帮忙了。可是到城里再试试?没田种,小孩儿再多也帮不上忙,房租还贵。

其实说到这里,就是一个意思,计划生育搞与不搞,只要社会发展,人口问题并没有那么可怕。

人口多是坏事吗?

刚刚我们说的,计划生育基于的那一套理论在工业革命前还算凑效,工业革命之后的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。因为工业革命点燃了人类生产方式的一次大切换、大爆炸。此后,人口和资源之间的矛盾和原来就不一样了。要想讲清楚这个人口问题,对于工业革命到底改变了人类财富增长方式的那个方面,我们心里要有数。其实整个问题的答案就在1776年亚当斯密的《国富论》里面,这本书的第一页就写到,一个做针的工厂,十几个人分成十几道工序,每天可以生产48000根针,但是如果让一个人脱离分工,负责所有的工序,那可能一天连一根针都生产不出来。所以,财富的创生并不是像我们教科书里写到的那样,劳动人民用劳动创造的,劳动不见得产生财富,财富的产生是基于一个精细的分工系统。工业革命就是这样点燃了技术革命,点燃了社会革命,让人类渐渐的走入了一个巨大的全球化的分工系统之中。从而带来我们这过去的二百年长足的人类财富增长。

举个简单的例子,刚开始的时候,一个铁匠铺基本就需要俩人。师傅摆弄手里的刀,徒弟负责抡大锤。虽然也是分工,但是过于简单。到了现代化钢铁厂呢,动不动就几万人,这里面的分工细化程度,如果不是一个内行人,很多工种连名字都叫不上来。政府也是一样,过去武都头带上几个小弟,整个县里所有警察的事情全都干了。可是今天的政府光警察这个领域就有多种分工,刑警、交警、户籍警、缉毒警,在中国还有个特产“城管”,分工越来越细。

为什么说城市化是经济发展后的一个必然结果,就是因为城市是一个更好的分工和协作系统,不像乡村里,人们把门一关,在家什么都可以自己干,城市里,即使你讨厌喧嚣,你也被嵌入到这个大的协作系统当中,参与到具体的分工,每个人都离不开。就像很多北京市民讨厌外地人,可要真把外地人都撤了,他也活不下去。

可能比较奇怪,我们说人口怎么就跑到分工上来了。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水平如果取决于分工的话,那这个国家人口的上限,就是分工可能达到的上限。一个八千万人口的国家,最多最多也就是八千万种分工吧,只有人口基数很大的情况下,国家的发展才有无穷的可能。很多国际政治专家在分析中东政治局势的时候,为什么这么重视伊朗,不是什么别的意识形态、制度这些问题,就是因为它人口多,而且资源也并不短缺。它的经济想要发展,只要制度环境稍微一变化,这个国家非常有前途。相反那些中东现在的产油国,似乎是富得流油,但是没有人口,没有东西,很多工作都是外来工给他们干。假设说未来人类能源发生一次大切换,比如太阳能什么的,这些国家马上就会沦为赤贫。当我们再观察整个人类的近代史,有一个基本的轨迹,就是人口规模大的国家会崛起,干掉之前虽然拥有创新但是人口规模小的国家。这种大国崛起的替代的次序是非常清楚的。这样看来,人口多似乎是一件好事。

再来说一个发生在中国的例子。其实中国在清朝以前,所有的盛世,几乎人口都没有超过过1亿,这似乎就是一个瓶颈了,而到了乾隆50年的时候,中国的人口就已经超过3个亿了,我们今天的人口,很大程度上都是清朝奠定下来的基础。当时的清朝政府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,“太平日久,生齿日繁”,人口过多,不稳定因素太大。但他们的解决方法可不是什么计划生育,而是选择发展生产。后来的人回过头来看当时取得的成果其实是很瞠目结舌的。当时的江南就从原先单一的粮食产业结构中解放出来,开始种植更多的棉花,发展更多的家庭手工纺织业、蚕丝业等等。所以,他们的现金收入已经远远超出了非现金收入。解释一下,就是不是光吃饱就算了,更多是有钱花,这算是对富裕的最狭隘定义了吧。这个时候江南地区已经成为一个粮食输入地带,要从当时的粮仓,湖广一代引入粮食。在清代这样一个大规模人口挤压下,它内部也孕育出了一个市场经济的分工系统。

广东也是这样,原来的广东也是稻米自足,但是到了清代后期,广东的稻米居然需要广西来输入。广东人民发明了非常著名的“桑基鱼塘”,原来的稻田挖掉养鱼,稻田的旁边种桑树,桑树可以用来养蚕,蚕的粪便又投入鱼塘接着喂鱼,非常科学的鱼桑产业。所以广东人也一下子非常有钱了。这个传统一直留到今天,现在说中国哪最富,还是长江三角洲,珠江三角洲嘛。在这里又印证了之前的理论,人参与到分工中,你种粮食,我就不种了,我种棉花,养蚕,养鱼,发展手工业,然后拿来和你交换,所以大家的财富都得到了增长。而所有的这一切,都是建立在人口规模足够的基础上。基于这样的经济学分析,我们还能说人口多一定是一件坏事吗?

抬杠

这会儿估计已经有人出来反对了,难道说人口越多越好吗?地球表面每一平米都挤满了人,那还像话吗?

其实说出这样的话,八成在学校就是辩论会出身。我们要关心的是真实世界,而不是那些极端推论。话说,这世界上什么东西就一定是越多越好呢?任何东西往极限了去推都会产生反作用,正所谓物极必反嘛。所以极端推论从来都是用来抬杠的,而不是讨论问题的。今天我们要关心的是,在当前的历史时点,我们人类面对的人口问题,到底是人口过多还是人口出生率不足?

很多发展中国家现在其实已经在警惕这个问题了,据联合国统计的人口出生率,巴西1.8,泰国1.6,印度最发达的城邦也都在2.0以下。而中国呢?已经是1.4,比联合国公布的超低人口出生率的红线1.5还要低。这个时候还不应该着急吗?因为人口问题有一个特点,把它打下去容易,想要反弹回去,那就难了。比如新加坡政府都急死了,经常政府出钱组织男女大龄青年的聚会,或者是派出一些像星探一样的人物到周围国家,尤其是中国,找一些看上去不错青少年,试图将其移民引进到新加坡去。所以,纵观全球,中国现在所面临的已经是严重的人口出生率不足。

还是拥挤

可能有的人觉得,不管人口出生率高不高,现在中国人口就是太多,太拥挤,满眼望去全是人。事实真的是这样吗?在中国有大片大片的无人地带,为什么就没有人去,反而都集中在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呢?其实,人口拥挤本质是一个资源配置的结果,而不是人口过多。假如说中国能降到现在人口的一半,是不是就会解决现在看起来是人口过多引发的问题了呢?答案其实很明确,依然不会。

不妨我们就设想一下,人口真的就变成了6亿左右,就像刚才说的,无非是生产力不足了嘛,经济发展慢了点嘛,我们虽然穷了,但是心里舒服啊,不挤啊。可惜的是,计划生育连这个目的也达不到。为什么呢?地球表面没人住的地方多了去了,大家为什么不去。俄罗斯的西伯利亚,从两百年前没人住到现在还是没人住,为什么?没有基础设施啊。而中国现在的基础设施,是按照十几亿人口来配置的。什么是基础设施,那可不是死东西,它是产生财富的工具,是人和人协作的纽带,这些东西只要在,它就会不断的吸引人来利用这些基础设施。

我们切换到一个微观的场景,一个企业主,机器设备什么都准备好了,市场也有,客户等着拿产品,但是就是没有工人,怎么办?这个时候,有人说“外籍劳工要不要?我给你找一卡车黑人兄弟来,要不要?”当然要啊,哪怕是非法移民也要。在美国不就可以看到这样的情况嘛,政府虽然禁止非法移民,但是有些企业主贪便宜还是会使用啊。类似这种场景生活中将到处都是,这种跑冒滴漏的渗透现象是很难用军事武力把它阻挡在外面的。别说中国不行,美国也做不到。一旦这些人进来,那计划生育的作用不就是导致原来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,给其他人腾地吗?人还是那么多,只是原来我们这些拥有共同文化的人变少了。

就像现在广州的核心区已经有几十万黑人兄弟在那里安营扎寨了。这几年,我们还可以说把他们礼送出国,哪来的回哪去。但是如果过几年,他们在这里娶妻生子,孩子也长大,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,广东话,还怎么把人礼送出国呢?这么一看,人口问题可不仅仅是经济的上算计,而且还是在保卫我们的文化。文化的承载者就是一个一个最具体的人,没有人哪还有文化。现在的美国就在天天担心他们那种WASP(详情请google)文化会被大量移民文化所冲击。包括欧洲也在做出相应的措施,而唯独中国,还有点后知后觉的意味。

思想的转变

其实在过去的几十年里,整个世界对于人口问题已经出现了一个思想观念的大转向,在俄罗斯,孕妇的地位是相当高的,很多有关“英雄母亲”的说法相信我们也都知道。许多国家的领袖到民间都要抱孩子,也算是有鼓励人们生育的意味。包括中国现在虽然仍在推行计划生育,不过态度已经有所缓和,包括最近几次大的会议对生育政策做出的调整,也让人们看到了,情况似乎有所不同了。估计说这么多,大家已经对于人口问题有所认识,而真正的思想的转变这还要经过一个比较漫长的历史。

各种缝隙里挤时间写的,匆匆结尾,累坏了。




爱生活,爱技术。
愿结识各路小伙伴。
找到我:

微博:http://weibo.com/afmz

Github:http://github.com/Ming-Zhe

E-mail:law.gravitys@gmail.com

活在当下

定这么一个题目其实有点傻,这篇文章主要想说的,就是通过对一百多年前当时中国几个重要的人物角色的分析,找到一些对我们现代人的一点点启发。不错,说的就是晚清那一票子重要大臣。

李鸿章

在李鸿章活着的时候就已经挂上这两个大的帽子了,一个是“汉奸”,一个是“误国权臣”。但是从我们现在回头看100多年前的这个问题,客观的讲,真要给李鸿章按上这俩帽子,其实是有点不公平的。在这一点上,是个明白人都清楚的很,也和今天我们要说的主题有点不符,不多说。就记住一点吧,李鸿章还是很不错滴。

丑闻

再来说说李鸿章的丑闻,在当时来讲,老李也已经算是当时的高富帅了。但是在国际场合里,经常就把老土的一面给露出来,留下各种笑料。比如美国现在还有一道菜,叫李鸿章杂碎,因为他当时吃鸡嘛,直接用手而不用餐具什么的。美国人看着也没办法,为了外交礼仪也只好学他用手,后来就干脆把西餐中餐炖一起,发明了这么一道菜,据说现在纽约的餐馆还有这道菜。

像这样的丑闻也是多了去了啊,当时俄国主要和李鸿章打交道的维特伯爵后来写回忆录的时候就说“李鸿章可能在他们国家算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了,但是在我们国家人民的眼里,他是没有文化的”。在李鸿章死后两个月,梁启超还给他写了一篇传记,叫《李鸿章传》。里面有这么一句话“我敬李鸿章之才,惜李鸿章之识,悲李鸿章之遇”,意思就是说,李鸿章你很有才能,但是我很可惜你的见识不够,也很为你一生的遭遇感到悲哀。

愚人船

这个话当然可以这么说啊,也确实像我们现在人看到的一样,不过在我们说出这样的评价的时候,是不是缺少了一份谅解呢?什么叫“识不够”呢?每个人都是在具体的经验中,具体的传统中和具体的境遇中,作为一个外面的人,不管是敬也好,悲也好,惜也好,这都是旁观者的角色。一旦我们置身到他的境况中,遇到的全部是每一刻最具体的选择。这可不像从现在回过去看李鸿章,你们改革啊,你们维新啊,说当然好说,可就是眼前这一小步遇到的这最具体的一个决策,怎么搞。这可不是说造这造那,推动市场经济,马上国家就繁荣了,具体的人有具体的难处。包括这个梁启超,后来民国的时候也当过司法总长,财政总长,结果呢,文章写的好,干政治干得一塌糊涂嘛。

这里就想到一个寓言,叫愚人船。有这么一种船,船舱密闭驾驶这艘船的所有一起都在这个船舱里。一个陌生人,走进这个船舱里,一片漆黑,只能靠一点点的摸索搞出星星亮光,慢慢的学会怎么操作这个船。这个时候,他仍然被封闭在这个船舱里,得不到外面的信号。而船甲板上有一帮人很清楚啊,必须往哪边开,哪边有礁石,但是喊破喉咙,船舱里的他也听不到。他也很着急,突然撞到东西剧烈的晃动,他也想把船开好。这里就非常像我们今天和李鸿章对话的困境。

今天我们就是想说一下,就在这样一艘愚人船上,就在这样一种前景不分明,现状很纠结的情况下,李鸿章是怎么干的,而他的干法,对于我们今天的人,有什么启发呢?

对比

单独拉出来说一个人很没有意思,我们通过对比的方式,来进一步诠释我们想要阐明的理念。下面就把下面这两尊给请出来晒晒。

左宗棠

左宗棠了不得了啊,湖湘大才子,早起参加镇压太平天国,后来又带兵收复新疆,战功卓著。

但是,这人有个毛病。他一生都生活在自己过去的辉煌历史和人情恩怨中。他跟曾国藩有恩怨,当年西征的时候,每天升帐之后,跟将领们三言两语就岔到骂曾国藩的话题上去了。后来西征结束,新疆也收复了,在北京恭亲王这边一听,哎呀,左宗棠不得了啊,人才啊,咱爷们儿把他弄军机处来得了。没想到这可是请神容易送神难,这哥们儿一天坐在朝房里就是吹嘘自己西征的战绩。后来实在受不了了,把左宗棠外派当封疆大吏去了。所以左宗棠就出了军机处,去两江当总督。到总督任上还是这样,不管来了什么客人,三言两语他老人家就有本事转到两件事上,第一,西征,我多牛,第二,曾国藩有多坏,开始骂。从早骂到晚。搞的客人事没办,第二天还得来,接着又是一天。左宗棠的晚年基本就这样过的。

反过来我们再看李鸿章,李鸿章就不一样,他虽然有敌人,也有恩怨。但他从来不沉在里面无法自拔。比如说,李鸿章和曾国藩就曾经闹过矛盾。李鸿章曾经有段时间入了曾国藩的幕府,和湘军一起打仗,给曾国藩起草一些奏折。后来在跟太平天国作战的时候,曾国藩不顾李鸿章的反对硬生生的执行一项决策,还把李鸿章赶走了。后来证明李鸿章确实是对的,这个时候曾国藩缓过劲来了,就给李鸿章写信,希望他回来。李鸿章接了这个信,做好安置,就回到了曾国藩的大营。所以后来也才和曾国藩形成了这种师徒父子的关系。曾国藩一生有一句非常重要的名言,“办大事,第一是找替手”。他也就找了李鸿章这么一个替手。

张之洞

张之洞河北人,也是一个词臣,文章写的好,跟慈禧太后关系紧密。同样的要开始说他这个人了。

张之洞虽然没有左宗棠那个老往后看的毛病,他往前看的时候,却经常给自己设定一个特别宏大的目标。至于能不能办到,不管。张之洞有一个好处,就是不贪污,特清廉,甚至还在自己府衙的后面开片菜园子,自己种田。这就要看怎么去理解贪官清官的问题,有的时候,清官比贪官还要可怕。贪官嘛,无非就是贪点钱,但他毕竟要找各种机会让钱生出来,他贪一点。清官不一样,清官就仗着自己不贪钱,带有强大的道德正确感,甚至胡作非为。张之洞就是这样,他在湖广总督任上听说要办洋务,琢磨着这事是好事,那就办啊,然后就办了一个汉阳铁厂。于是,汉阳铁厂就在规划不清楚,路径不明确,技术不成熟,市场不知道的情况下,仓促上马。上马之后,亏的一塌糊涂,最后底儿掉。后来把汉阳铁厂救回来的还是李鸿章的一个小兄弟。

除此之外,张之洞还有一个毛病,就是对未来永远怀着一种小心谨慎的恐惧。当然,这也不能全怪他,这也是他在风涛险恶的官场里的一种生存法则。比如说,戊戌变法的时候,张之洞的表现就很让人齿寒,他觉得这是一个特别好的投机机会,所以干了几件事,第一、想方设法把自己的一个叫杨锐的门生安插到四京卿,(和后来被杀的戊戌六君子中的杨锐是同一个人),也就是说,搞改革,这里得有我的人。第二、改革我得支持,但是怎么支持呢,这个时候就开始绕弯了,你们改革不是要办会吗?我捐钱,但是入会这事,别写我名,我不入会。永远是这种首鼠两端的态度。包括后来,他发现维新变法已经感觉有点味道不对了,于是赶紧写了一本书,叫《劝学篇》。张之洞的《劝学篇》在中国近代学术史上是有非常高的地位的,这一点上我们要有一说一,有二说二。可是如果你回到这本书当时的背景,就确实像前面说的,齿寒啊。他这本书里就说到一个意思维新变法就是要用新的方法,维护祖宗的纲常。中学为体,西学为用嘛。这样以来,变法一旦失败,自己也是胜利方的中流砥柱啊。

总得来说,张之洞这个人,对于未来,他确实是一个眼光很超拔的人,是可以看到未来的。但是你会发现,当他面对未来的时候,他是有两种心态,第一种贪婪、第二种恐惧。

同样的,我们再回来对比李鸿章,他这个人从来没有什么伟大的规划,也从来不提什么伟大的设想。他搞洋务运动跟张之洞完全不一样。没有一上来就是巨大的动静,而是一步一步的往前拱。最著名的就是他修铁路的例子。很早的时候,李鸿章就曾经提起过要修铁路的事,苦于当时各种舆论压力,没人能主持这么一个项目,慈禧都不敢牵头干,所以提议就搁置了。五年后,他又提出来了,这一次他是让一个手下叫刘铭传的人提了出来。这一次的结果是,太后拿不定注意,让各位大臣商量。这也给李鸿章一个信号,“老太后不是反对,是让大家商量,说白了,老太后是站在我这头,试探大家的意见啊”。于是他偷偷摸摸干了一件事,在唐山的煤矿修一条唐胥铁路,运煤用。为了堵住众人的反对声音,火车都不要火车头,就铺了铁轨,让驴拉火车。后来又各种公关,很快就装上火车头,也慢慢的被大家接受了。甚至后来,还在宫里给慈禧太后修了一条铁路,没有火车头,一堆太监拉着走的。这样一来,铁路的阻力瞬间变小了。

到这你基本就发现了,李鸿章在这里面,他都是随时改变方案,从来没有激进的口号,只要发现哪好像松动了一点,他就往前拱一点,也就是用这种日拱一卒的方法,推动着中国的进步。

总结

刚刚对比了两个人,一个人沉浸在历史里,一个人对未来充满了贪婪和恐惧。而唯独李鸿章,既不跟历史叫板,也不跟未来较劲,简单的说就是活在当下。这可能也就是李鸿章给我的最重要的启发。

延伸思考

说到这里,历史方面的内容也基本写完了。剩下的我们将从历史上学到的东西尝试着用到我们现在人的身上。

现在很多人,在办公室打工的人,心里就可能会很不爽,觉得工资也少,也没有什么前途。然后就有可能生出很多妄念出来。如果说,每天想着的就是自己现在跟上一份工作相比少了什么,遇到什么什么不如意,还不如之前怎么怎么样。这就是上面说的左宗棠的教训。如果说,天天想着我要创业,我要有一个什么想法,我要拿风险投资,对不起,这也许就犯了张之洞的毛病。

这个时候,我们想一想,是不是可以更多的学习李鸿章的某些做法,不单单是活在当下,更重要的是利用好现在资源,做一件在现在这个岗位上最漂亮的事。这不仅会在现在的岗位实现应有的价值,更重要的是,这样做的同时也在打造自身品牌。让下一个能够赏识你的人看到这一点,机会就有可能自己找上门来。其实李鸿章就是这么办的,他后来在国际上的也算是声名浩荡,1896年,中国战败,但是李鸿章在环球访问的时候,在各国都受到了极高规格的接待和礼遇。尤其是到美国,都快把他捧到天上去了,就是这么一个战败国的老头子,你会想,为什么呢?因为李鸿章就办一件事出了名,导致全球都知道,李鸿章是中国办洋务最棒的人,是中国睁眼看世界看的最远的人。这个品牌树立起来了,整个市场就都认他了。

为什么这样做在这个时代愈加重要,因为我们正处在一个时代变化的惊涛骇浪之中,我们今天所处的这个时代,和一百多年前,李鸿章所处的那个时代其实差不多,都是愚人船,我们在船舱里都不知道未来怎么样,也没有人隔着船舱的甲板告诉我们应该往哪里走。我们这一代人也都是趟着水往前试探这走。就像去年,诺基亚卖给微软,最后一次新闻发布会,他们的老总有一句话,很让人心疼,他说,“我们其实也没犯什么错,但是不知道怎么就输了”。这就是这个时代的特点,过去的很多经验不管用了,对未来的预测基本也都是瞎扯。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要学习李鸿章,把所有的注意力放在当下,不管过去,不管未来,做当下最该做的事。

最后引用胡适先生的一首诗,做了过河卒子,只能拼命向前。




爱生活,爱技术。
愿结识各路小伙伴。
找到我:

微博:http://weibo.com/afmz

Github:http://github.com/Ming-Zhe

E-mail:law.gravitys@gmail.com

Look Backward

又是一年

今天是大年三十,对这一年进行回顾。。。有些事情吧,不好一一说,还是说些和专业有关的吧。就想把这学期看的几本书在这里展示一下吧。。。

最近只有两个任务,node.js还有iOS开发,另外穿插这一下服务器相关技术,nginx是我主要学习的。

当然,看书并不是全部内容,有机会把所有的项目也要拿出来,其实都在我的github上,能来赏脸不胜欢迎。。。






爱生活,爱技术。
愿结识各路小伙伴。
找到我:

微博:http://weibo.com/afmz

Github:http://github.com/Ming-Zhe

E-mail:law.gravitys@gmail.com

茗记(一)

还是这几天

一直没有时间写博客,只能每次来写这种来回顾这几天了。


vim初体验

本来写了一篇有关配置vim了博客,结果发现和网上的重复率太高就懒得传上来了,展示下最终vim的样子就OK了。

用vim,就像一位小伙伴说的那样,是一种精神。是对代码的执着,对技术的热情。开始做一个伪高手吧。。。呵呵


KOA

之前用express,这也是我接触node.js只有使用的第一个框架。感觉很好,同样还是那帮人开发,koa自然我也不会放过。学习的同时,帮着做了一下koa的翻译工作。欢迎小伙伴们来指点。网站在这里

还是那句话,技术没有止境,我在探索的路上,永不停歇。


python

同样是为了可视化的报告,帮同学做了一个三围的地理可视化界面,用python实现的。

python确实相当强大,有各种库的支持,全球的开发者在为这个语言添枝加叶,用起来得心应手。。。


gnuplot

也是在帮小伙伴做可视化报告时发现的一个很不错的小工具。gnuplot是用来做科学视图的,可以对函数或者数据进行2D/3D的可视化。

上图是对f(x,y)=sin(sqrt(x∗x+y∗y))/sqrt(x∗x+y∗y)函数的可视化。

上图是对一组数据进行的可视化,可以抽象的想成是某地地形,或者是地域降雨量分布什么的。

这是从立体图中抽取出来的一个截面,用等高线表示。

这个工具十分轻巧,功能比着matlab也一点不差,非常适合轻量级的科研或者教学使用。而且安装方便,用mac的小伙伴们只需要在macport下安装即可。


向前看

接下来,除了几门考试,时间就比较充裕了,有几个大任务一定要抓紧了。不想给自己强加什么硬性的目标,觉得不现实,这样的学习节奏也不科学。只有几个大方向,一个是IOS的学习,一个是node.js的加强。这两块工作所需的内容其实是蛮多的,脑子里已经基本有了思路。另外穿插的,还有一些服务器的知识,包括nginx,和一些服务器编程。


现在回过头来看,还真的不容易。。。




爱生活,爱技术。
愿结识各路小伙伴。
找到我:

微博:http://weibo.com/afmz

Github:http://github.com/Ming-Zhe

E-mail:law.gravitys@gmail.com

这几天

这几天一直在忙,没有时间写东西。翻译了一篇将近三万字的论文;上党课,做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报告;为了老师的实验从头学了python,就为了证明一个错误的数学公式是错误的。。。今天把这几天做的东西写一个小结。


前两篇博客所写的WebGL最终做的结果


用python生成的高斯模糊矩阵

实验室要做卷积与反卷积实验,坚决杜绝用matlab,果断python走起。。。说实话python也是现学现卖,还在慢慢进步中。希望以后能陆续传一些python的项目上来。


几种licence的比较

做开源的,这些一定要熟记于心啊。。。


写的几篇文章被简书收录


看到一个图片

可能很多人觉得这图是在讽刺什么,在我看来,这图是告诉我有哪些书是经典之作,需要在将来仔细读一读的。在这里把图贴出来,与君共勉。


最后

现在的实验室,已经被我收拾成这个样子了。。。对于实验室落后的设备,我实在无力吐槽,都搬来用自己的。什么时候能给我配一个好点的显示器,难道还要自己买?




爱生活,爱技术。
愿结识各路小伙伴。
找到我:

微博:http://weibo.com/afmz

Github:http://github.com/Ming-Zhe

E-mail:law.gravitys@gmail.com

再次造访GDG

先附上一张现场照,没有照人,就是照了屏幕,时间有点紧,没顾得上多照。



距离上次参加gdg的活动已经一个多月了。这一个月后,确实学到不少东西,也认识了一些有共同语言的小伙伴。回头有时间会写一篇文章讲述这一个学期回顾。先来说一说这次的活动吧。


地点选在了一直炒的很热的车库咖啡,这也是我第二次来到车库了,还是那个样子。。。
主题就是从零基础到写一个安卓程序,能跑通,有逻辑,最后能上传的网上。


晚上到了会场后,就看到了人山人海的一幕,其中还混在了好多大叔大妈,都带着孩子来的,这。。。好吧,我确实被雷到了,如果中国的it行业真的已经波及到如此之广的范围,那。。。也不知道是好是坏。


其实,这样的环境下,你要是真的是来学安卓开发。。。不好意思,你选错地方了,来这里真的不能算是来学习的,应该说是来看看圈子里的各类现象。在这一晚上的时间,整个车库基本上就形成了中国软件行业的一个小的缩影,其中有菜鸟,有大牛,有民间高手不显山露水,有江湖郎中坑蒙拐骗。。。总之吧,来这里稍微感受下软件这个圈子,认识点道上的朋友,还是有点好处的。


就我个人而言,见到了一些平时在github上follow的牛人,像是见到偶像一样,心情还是有点小激动的。只是他们也充分发扬了作为标准程序员应该具备的素质--“这天没法聊了。。。”,只能这么吐槽了。谁让人家是技术达人呢。再有就是多了俩微博粉丝,哈哈,认识了俩北京科技大学的本科生,一起聊的还不错。希望他们以后也能冲进开源的圈子,为现在的软件行业做出点贡献吧。



爱生活,爱技术。
愿结识各路小伙伴。
找到我:

微博:http://weibo.com/afmz

Github:http://github.com/Ming-Zhe

E-mail:law.gravitys@gmail.com

New Ipad Mini

先声明,我可不是什么事情都会往博客里写,但今天不把Mini放上来晾晾总觉得对不起它。哈哈



换了Flickr,之前的账户莫名其妙不能用了。。。很可惜。以后会慢慢多公布一些Flickr上的照片。也是为了向某些人证明下,我确实是爱生活的。




爱生活,爱技术。
愿结识各路小伙伴。
找到我:

微博:http://weibo.com/afmz

Github:http://github.com/Ming-Zhe

E-mail:law.gravitys@gmail.com

Set Up Nginx On Vps

先说一下,这篇文章是给那些需要在自己的VPS服务器上装Nginx的人看的。VPS版本是CentOS 6,Nginx使用是比较稳定的1.4.4版本。


Why Nginx

事实上,我是受怂恿的。。。因为本身,我的博客不论是Jekyll还是Hexo都是不需要这种代理服务器的。但是作为一个出色轻量级web服务器,Nginx是在是太优秀了:

  • 超轻量级,占用更少的资源,对于我们这种自己掏腰包买VPS的小R玩家,每一分资源都颇显珍贵,选择Nginx而非Apache还是很有必要的。
  • 并发处理,Nginx处理请求是异步非阻塞的,(这点和node.js有点不谋而合的意思。。。)
  • 社区活跃,这点相信就不用我多说了,每个程序员恐怕最看重这点了。

考虑到这些,加上为了长远考虑,说不定以后要在服务器上放点App的服务什么的,我还是装了吧。


强势吐槽

不知道是我搜索的方法不对还是怎么,搜到的资料实在有失水准,如果现在看到这篇文章的你和我遇到的情况是一样的,按照我的解决方案应该是没问题了。在此我先写表上日期,现在是2013年11月26日,自己判断本博客是否已经过时。有什么反馈或者问题可以通过下面的联系方式找到我。


言归正传

本人的VPS是CentOS系统,Ubuntu或者其他用户仅供参考,自己斟酌。


第一步,请确定,你的系统已经安装GCC等基础yum包


第二步,建立软件源配置文件

/etc/yum.repos.d/目录下建立一个nginx.repo软件源配置文件。命令如下:

1
2
# cd /etc/yum.repos.d/
# vim

然后填写如下文件内容:

1
2
3
4
5
[nginx]
name=nginx repo
baseurl=http://nginx.org/packages/centos/$releasever/$basearch/
gpgcheck=0
enabled=1

执行vim命令保存文件为nginx.repo完整路径是/etc/yum.repos.d/nginx.repo

1
:w nginx.repo


第三步,运行YUM

执行yum命令安装nginx

yum install nginx 

在过程中会让你输入一个Y,回车即可。


第四步,设置反向代理

/etc/nginx/conf.d/找到default.conf,修改listen、server_name、proxy_pass内容:

1
2
3
4
5
6
7
8
9
server {
listen 80;
server_name example.com;
location / {
# root /usr/share/nginx/html;
# index index.html index.htm;
proxy_pass http://127.0.0.1:4000/; ##这里我用Hexo搭建的博客
}
}


第五步,启动Nginx

且看一下指令:

1
2
3
4
5
# service nginx start
# service nginx stop
# service nginx restart
# service nginx status
# service nginx reload


小结

现在回头来看,装个 Nginx 还是挺简单的,主要是反代理 Hexo 网站的时候走了些弯路。接下来我会写一些使用 VPS 的心得,以及在 VPS 上搭建 git 服务。





爱生活,爱技术。
愿结识各路小伙伴。
找到我:

微博:http://weibo.com/afmz

Github:http://github.com/Ming-Zhe

E-mail:law.gravitys@gmail.com